淡泊书阁 > 玄幻小说 > 仙道公允 > 227 活力枯竭

227 活力枯竭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神医凰后)她有一间时空小屋楚氏赘婿(小昏侯楚天秀)重生之科技修仙我的混沌城绝世护美兵王道界天下龙神至尊霸道修仙神医大唐第一女相

    虽然对方的动作极其隐晦,但宁远还是很想抓住他们。从这一点上看,宁远更确信对方知道九轩仙境。同时,由于对方释放出的剑意,他有点吃惊。

    剑的意义是无形的,可以理解为一种纯粹的光环。剑的修炼可以分为不同的派别。关于剑道的修炼,众说纷纭。然而,无论哪个派别,他们都认为剑的意义是非常重要的。而剑的修炼与剑的含义并不简单。

    蓝衣人的剑意是非常纯净、宽广和广阔的。在那一刻,感觉好像一把极其凶猛的剑已经出鞘了。基于这段经历,宁远总结说,蓝衣人虽然只有涅盘的修炼,但他有能力越来越向敌人挑战,他的纯剑术修为仍在他之上。

    除了一张照片,宁远再也看不出这个穿蓝色衣服的男人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他也很有耐心。每天,他都在沉思,并把自己的一部分思想留给了这个人。

    连续六天过去了。在宁远人看来,宝船像只乌龟,随着飞扬的速度,逐渐脱离昆仑净土的边界,向中心地带靠近。这一天,宁远和张世石都在静静地练习,突然齐齐睁开了眼睛。

    “来的人不好”,宁远轻描淡写的样子,透过窗户,瞥见远处的空虚。

    “从这个实力来看,恐怕不是昆仑净土的一所师范学校。”张先生点了点头,但她并不这么认为。

    谈话中,飞来的宝船突然剧烈摇晃,然后停在半空。

    “我们走吧。“可能有一出好戏。”宁远站起来,跨了一步,消失在房间里。张先生紧跟其后。

    当他们再次出现时,他们已经在甲板上,一言不发。这时,甲板上慌乱的人群甚至没有注意到他们行动的和平使者魂。

    隐士和五只毒金蝉最初在甲板上。这时,他们看见宁元和他的两个人出来了。他们没有回头看他们,而是直视着飞天宝船的前方。

    在那里,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黑衣人,他捂着脸,伸出一只手,为盛盛在快速飞行中拦住了宝船。正是因为他的突然行动,宝船才剧烈摇晃。

    哇哦。

    在宝船周围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了许多穿着同一件黑色衣服的人。拿着剑,凶残的灵魂沸腾了。

    同时,这些黑衣人身上放射出元力的可怕波动,就像一只从山上升起的老虎。

    宝船上的人大多是低级修炼者。在这种情况下,我感觉到那些黑衣人可怕的呼吸,突然改变了他们的脸,陷入了恐慌状态。

    宁远特地观察了那个穿蓝色衣服的人,只看到他一直在默默地沉思。这时,他睁开眼睛,眼里闪现出端庄的神情。

    他慢慢站了起来,一只手抵着腰间的剑,整个呼吸瞬间变得凶猛起来。这时,飞天宝船一片混乱。突然,一批黑影出现,使一批低水平的从业者都陷入了混乱。

    他们有的想躲在角落里,有的想从宝船上逃出来,有的拔出剑准备开战。

    原来,在这个关头,宝船上的工作人员应该出来维持秩序,但是前面有二三十个黑衣人。他们每个人都有很强的呼吸,这使宝船上的工作人员看起来像地球。谁敢去?

    “他们谁也不许逃。”拦住宝船的黑衣人收回手来,用两只冰冷的眼睛扫了扫他那张蒙着的脸。他声音里流露出的意思令人毛骨悚然。

    他显然是这个团伙的头目。他一开口,所有黑衣人就开始行动,四散在各个角落,把宝船的所有逃生角都堵住了。

    在这一行动下,正在考虑逃跑的乘客立即停了下来,眼中充满了深深的恐惧。

    隐士本想动一动,但宁远的眼睛挡住了他,那群人一动不动地看着事态发展。

    “你是来找我的,放了这些人。”宁远一直在观察的蓝衣人,把剑放在腰上,保持着要拔出来的姿势,突然冷冷地说。

    宁远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他不让隐士出来的原因是看那个穿蓝色衣服的人有一个战斗的计划。

    来这里的那群黑衣人非同寻常。领袖达到涅盘的境界是天堂的七倍,而其他人,最弱的是炼金术的境界,甚至还有其他两个涅盘的修行者。

    涅磐修道士什么时候交出身份劫持一艘普通的宝船?

    你应该知道,这是昆仑的净土,不是三梦王朝。无论昆仑在许多净土中有多强大,都不如梦幻王朝。即使到了唐代,这样规模的土匪数量也足以形成一个大派系。

    在这里,三位涅盘修炼者和20多位炼金术士修炼者只是捂着脸,挡住了一艘普通的飞天宝船的去路。如果里面没有大猫,宁远是不会相信的。

    这群人尽力掩盖自己的呼吸。不然的话,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只要有力量,都能释放出所有的气息,足以把宝船上的低级修炼者吓得大便直流。

    他们故意掩盖,显然是为了掩盖自己的身份,而他们拦截宝船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抢钱。

    蓝衣人的话证明了宁元的猜想。这群人真的来找他了。宝船上的低级修炼者只是遭受了纯真的灾难。

    黑衣人的首领飞到宝藏船的顶端,低头看了看蓝衣人。

    “迟了,我们的行动很隐秘,不允许有外泄的可能。”他狠狠地瞥了一眼所有在宝船上颤抖的低级修炼者。当他望着宁远的几个人时,他的心无缘无故地跳了起来。

    这是一种神秘的感应,没有根据,因为此时有事要做,所以黑衣人的首领没有感觉到,于是他的目光迅速越过宁远,落到了蓝衣人身上。

    “如果你不让这些人走,即使你今天能抓住我,你也会损失惨重。”穿蓝色衣服的人看起来很沮丧,把剑紧紧地握在腰上。

    在宁远敏锐的神识下,你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体内酝酿着一股怒火。如果爆发,它的力量不可低估。如果这些人不照他说的做,即使他们的力量占主导地位,他们也会损失很多。

    “他性情很好。”在宁远的身体里,张先生说,宁远点了点头。在生死关头,他能想到宝船上的普通人。这对于高层次的从业者来说是非常罕见的。正因为如此,宁远忍不住抬头看了看那个穿蓝色衣服的人。

    “你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古剑岩。”黑衣首领还没开口,一个离他不远的黑衣人突然冷笑着轻蔑地说。

    这时,蓝衣人的眼睛变了,取名古剑燕。他握着剑的手突然慢慢地拔了出来,刀鞘里闪过一道冷光。

    “啊!”

    在一声尖叫中,刚才说话粗鲁的男子的身体突然分裂成两部分,血肉横飞!

    宝船上的低级修炼者都被震晕了。他们没看到有人来。怎么会有一个穿黑衣的暴徒无缘无故地死去呢?

    “易建门的剑法真是太好了。”黑衣首领缩着眼睛,有些惶恐地看着这把古剑。虽然死者只是炼金术领域的修炼者,但他可以在眼皮底下杀死它。顾建炎的实力不可小觑。他只比对方高一天。如果他不小心,他可能会失败。

    “好深的剑啊。”宁远虽然对蓝衣人评价很高,但当他看到对手的剑法时,仍然心存敬畏。

    刚才对方并没有真的从剑中走出来。用宁远远古魔和平使者的眼光,没有涅盘修炼者能以看不见的速度拔剑杀人。炼金术领域的修炼者之所以死去,是因为当古剑燕将剑从鞘中拔出一点时,他迸发出一种无形而锋利的剑意。剑的意思是非常快和毁灭。转眼间,他把炼金术领域的修炼者分成了两部分,这是完全无法阻止的。

    这种拔剑技术可以称之为神功。宁远觉得自己对剑法有点涉猎,但无论是暗剑还是和平使者哭神伤的剑法,都比不上这种高深剑法的一个多层次。

    昆仑净土确实是一把有力的宝剑。

    “一剑门……”黑衣领队的话自然落在宁远几个人的耳边。张先生听了,喃喃自语。他想了一会儿,眼睛一亮。”根据我们汉孝宫之前收集的资料,义剑门是昆仑净土七剑门之一。古剑岩的身份确实不简单。它可能会帮助我们。”

    张老师的话让隐士和五毒金蝉相形见绌。九轩仙境显然不是一个普通的地方。恐怕只有昆仑净土强大的耕耘力才能知道。宁远此前的判断似乎是真的。那古剑严真的知道九轩仙境。

    “七剑客组成的武侠会馆是昆仑净土的绝对主人。既然古剑燕属于一剑门,谁敢冒得罪剑门公会的险?”宁远想。

    他们收集了很多关于昆仑净土的资料。一剑门绝对是昆仑净土上最有名的门派。这把古老的剑威力如此之大,我担心它会在意它的位置。敢打他,这些土匪的身份很耐人寻味。

    在宁远几人猜测的时候,现场气氛已经很紧张。黑衣领导释放的压力越来越大。一些低级的行医者不忍下跪,甚至昏倒在地。

    而古剑燕看起来也一点都不会放过。他手上的每一根手指都握着剑,让黑衣人紧张,生怕他突然又拔出剑来。

    “你愿意不愿意?”古剑燕的眼神变得凶猛起来。显然,他是在一个严密的包围,但反过来威胁敌人。这种精神真是不俗。飞宝船上的人都盼望着他,希望黑衣人听他的话,放他们走。

    “做梦!”穿黑衣服的领导冷冷地喊道。他手里拿着一把深红色的剑。剑刃上充满了天然气。

    “干吧!”在他的指挥下,近30名强大的剑客同时行动。他们的剑术如此之强,以致于向宝船倾泻而下。

    古剑动了,他的剑很快就拔了出来。在撤离的那一刻,至少有三名黑衣人的尸体在一起爆炸,他们的血肉在飞。当他完全拔出宝剑时,巨大的宝剑像大海一样围成一圈展开,甚至在关键时刻保护了整个宝船。

    喘息,喘息,喘息。

    无数剑气落在剑意所形成的盾牌上,如雨点打香蕉,却愣不住打断了古剑的防御。

    宝船上所有低级修炼者都震惊了。他们根本不能参加这个级别的战斗。就在剑飞的时候,他们几乎被可怕的气息麻痹了,以为自己要死了。

    幸运的是,顾建炎动作很快,在宝船上救了大家的命,这让无数人暗自松了一口气。

    “太蠢了。如果你用尽全力独自逃离,也许还有希望。但如果你在这群垃圾上浪费力气,你就得自己找路了。”穿黑衣服的领导不屑于这种方式。他手里那把深红色的剑在虚空中扭曲。他凶猛地移动着,把它砍向了底部!

    “噗”

    刚堵住无数刀剑的防护罩,顾建言就在这把刀的正下方破了一个大洞,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出现在弓上,沿着大洞冲了出来,卷起一千把刀剑刺了进去!

    周围的空间似乎突然停滞不前。古剑言手里拿的是一把残剑,身躯朴素,毫无意义。但这是一把破剑。这时,剑上有一道亮光。锐利的气息穿透虚空,震撼着黑衣领队身边的众多同伴,同时将他们锁上!

    这一切就发生在一瞬间。就在黑衣领主割下护盖后,古剑燕的身影早已飞扬过去,全身灵气瞬间达到巅峰!他手中的断剑现在似乎还活着。整个天空都碎了!这把剑太神奇了,当它回击许多黑衣人时,它完全锁定了黑衣人的首领,没有任何藏身之处。

    空间扭曲,锐利的气息无处不在。面对古剑所描绘的剑,黑衣首领知道自己躲不开。他的眼睛很冷。他手中的暗红色剑,像剑芒般涌出一层血迹。他在手腕的摆动下游过一个非常棘手的角度。

    要铿锵!

    两把剑相撞时,发出龙吟的声音。当剑体振动时,周围的虚空被湮灭,黑暗的湍流向外扩展。

    虎口中的首领在黑色的流着血,飞走了,同时刺伤了多处剑影,并想将古剑燕葬在混乱的太空中。

    古剑燕显然是一代经历过各种战斗的人。他反应很快。他一看到打击就飞走了,没有任何结果。他不喜欢打架。因此,他逃离了混乱的空间。

    虽然两人都逃过了一劫,但他们在破碎的空间释放出了可怕的吸引力,并试图将整个宝船拉入黑暗。

    宝船突然倾斜了近60度,无数乘客惊慌失措,摇摆不定。有人急忙跳起来逃出升天,但刚离开宝船,就被几名黑衣人狠狠吊死,鲜血四溅。

    看到这一幕,想逃跑的人立即绝望地放弃,伸出双手,抓住最近的船,以免在船摇晃中摔倒。

    宁远几人在船上,自然感到剧烈的摇晃。空间湍流的吸引力非常大。如果你放手,整艘宝船很可能被完全拉进太空裂缝,即使不拉进去,也可能会解体。

    这样的情况自然是宁远不允许的,于是他脚下的一道银光静静地在船上铺开。

    “哼”

    这艘船非常不稳,突然停了下来,好像在太空中凝固了似的。然后空间的裂缝消失了,船在空中的平衡恢复了。

    这是空间法的应用。宁远浓缩了三条腿两耳朵的三脚架后,自己对空间的掌控变得越来越轻松。

    因为宁远的手很默默无闻,而谷建言和黑衣人的首领第一次交锋后很快纠结起来,没有人发现他的存在,而是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低级修炼者。

    顾建炎的剑法非常高超,但黑衣首领却出类拔萃。另外,两人的成绩相差不大,所以在一段时间的纠结较量中,很难分清胜负。没人能帮忙。

    他们的剑速度极快。他们的剑的角度很狡猾。宁远甚至理解了一些剑。

    毋庸讳言,古剑燕是昆仑净土中一道历史悠久的雄伟剑门。其宗族的剑法高超,防不胜防。与强敌生死搏斗时,能杀几个黑衣人,实在不简单。

    而那黑衣人的头目,满脸是黑,更让宁元吃惊。他的剑法极具杀伤力,迅雷不及掩耳,宁远对此隐约耳熟能详。

    经过仔细观察,他意识到在他的眼睛一会儿。对方所做的就像一把剑,与他所培养的和平使者神同源。

    和平使者哭神剑是多年前魔和平使者敬仰英教宁远的三大技能之一。这一剑法曾多次帮助宁远,极大地增强了他的实力。回忆起当年魔尊教授剑法时所说的话,宁远突然明白,魔尊的剑法是他生前从一位强大的昆仑剑师那里获得的。现在看来,魔尊提到的修剑人和黑衣首领是一样的。这黑衣头目像两粒豌豆和一把和平使者和平使者祟祟的剑,他已经习惯了这样做,他在手上做了一些改变,比宁远还熟练。这种剑法一出,风云变幻,和平使者神都哭了。饶是那把古剑被燕震后数十尺,身上还有几处伤痕。

    黑衣领队平静地说:“我们要一起快速战斗,避免多余的树枝。”。听到他的话,两个黑衣涅盘修行者没有掩饰。他们用剑互相残杀,直指古剑燕。

    就这样,有三位涅盘修行者围攻古建言。不过,黑衣领队和顾建炎实力相当。有两个强大的敌人,他的结局几乎是注定的。

    这不仅是三个涅盘修行者的行动,而且所有其他人在黑色。然而,他们的目标并不是古剑岩,而是所有人上的宝船!

    所有的利剑都是从他们手中砍下来的。他们毫不留情,打算摧毁一切,掩盖这里发生的一切。

    古剑言与三爷独处时,怎么会关心宝船上所有的人呢?所以有一段时间,宝船上的所有乘客几乎都绝望了。他们甚至没有躲闪的空间,因为整个天空都充满了他们无法抗拒的可怕剑气。

    在这个关键时刻,张先生情不自禁。船上有许多年老体弱的妇女和儿童。她不忍心看到这些人死去。于是下一刻,冰莉剑从她的袖子里飞了出来。

    接近涅盘巅峰的修炼和天生的冰冷身躯,让张老师有了超越所有黑衣人的力量。她一伸出手,整个宝船就突然充满了冰蓝色的光芒,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宝船附近的剑气都冻在了阳光明媚的地方。光线进一步扩散,在所有黑衣人骇人听闻的目光下,他们的亲密伙伴瞬间变成了冰雕。

    没有反抗,几乎只是一口气,原来咄咄逼人的黑衣人,然后一个个走进毫无表情的冰雕,然后从空中坠落。

    三个休息时间过去了,冰蓝色的光芒消散了,天空不自觉地飘起了雪,气温骤然降低了很多,而就在宝船周围的黑人,除了三个涅盘修行者,全都变成了冰,从天而降!

    这一幕太过突兀和震撼,让曾与古剑岩战斗过的三位涅盘大师大吃一惊。这时,齐齐国停下脚步,惊讶地看着宝船。

    他们的目光集中在一位白衣美女身上。她有一张美丽的脸,她的眼睛像秋水。

    “你是谁!”穿黑衣服的领导看起来很丑。这是一个胜利的局面,但他没想到会杀了这样一个大师。虽然除了他们三个以外,其他的同伴都是炼金术的实践者,但他们的人数相当多。它们能在几次呼吸中冻结。这样的力量绝对不是一般的涅盘师!

    黑衣领队的头剧烈地跳动着。这时,他发现张先生所站的位置正是他内心感到陌生的地方。难怪,难怪,他突然心烦意乱。刚才,他事先有危机感,但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这很好。他一下子失去了近30名精英弟子。他怎么能解释回来!

    古剑燕瞥了张先生一眼,然后又瞥了一眼附近宁远那些没有表情的人。尽管他想了想,但他没有穿黑衣的人感到惊讶。

    “再敢打这艘船,死吧!”面对黑衣领队的质问,张先生一脸俊俏,冷冰冰地说。

    听到红色水果的威胁,剩下的三个黑衣人都很沮丧。不过,他们没有鲁莽行事。一把古老的剑燕够狡猾的了。如果再加上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他们今天的任务就彻底失败了。这次旅行的目的是为了抓住古剑燕。如果他们不能活捉到他,他们会直接杀了他。出于保密的考虑,他们计划一起杀死船上所有的人。他们不想踢铁板。事物的发展偏离了最初的观念。

    穿黑衣的领导也是决定性的。他决定停止与宝船的战斗。在他看来,眼前那个深不可测的女人只是不想让他们搬动宝船。至于古剑言,她可能帮不了她。

    与两位同伴沟通后,他们立即作出了决定。齐齐杀了顾建炎。至于所有坐在飞天宝船上的人,他们都选择性地忽略了他们。

    “帮助?”张老师的冰利剑还在飞。她张开红唇问宁远。

    她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她无法忍受宝船上一些年老体弱的妇女和儿童的无辜。至于顾建燕和这些人之间的仇恨,与她无关,所以她没有理由这样做。但她也知道宁远想听顾建燕的话,所以她问。

    “后来。”宁远摇了摇头,看着天上的古剑燕很快陷入了一场苦战,但他并没有急于行动。

    三个黑衣人显然来自同一个教派。剑法的手法非常相似。他们都在短时间内使用了和平使者神泣剑的大刀手法,使得这把古剑看起来很危险。

    古剑燕也很神奇。他剑法高超,一敌三敌,不败。虽然他处于劣势,但三位伟大的涅盘大师别无选择,只能慢慢地杀死他。

    他手里那把破剑上满是光。虽然残缺不全,但锋利有力,注入了他不屈不挠的剑。

    他的剑意坚不可摧,使他每一项普通的剑法都有了很大的提高。这也是他能在短时间内利用一敌三敌的原因。

    不过,双方的差距毕竟太大了。在黑衣首领凶猛的剑法下,古剑右臂被刺穿,鲜血流出,手中挥剑的速度骤然减慢。

    他的右手是握剑的手。当他受伤时,他的体力自然下降了。另外两位涅盘大师瞄准这个机会,从双方发起攻击。他们手里满是刀剑。有和平使者神在他们虚拟的阴影中颤抖。他们真的看不见。他们的速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古剑燕陷入生死危机。两面受袭,无论如何躲闪,至少会被敌人刺伤。

    更让他害怕的是,黑衣首领手里的剑已经是深红色,满是鲜血。显然,更可怕的杀戮行动正在酝酿之中。即使他能躲过两位高手的攻击,恐怕也挡不住那把暗红色的刀。

    宁远静静地看着这一幕。这时,隐士和五毒金蝉都焦急地看着他。这时,如果他们再不互相帮助,很可能古剑岩会在这一点上死去,他们难以找到的线索也很可能因此中断。

    不过,宁远显然无意出手。他只是冷眼旁观,在身后失去了双手。隐士和五毒金蝉看到这一幕,只能无奈地咬着牙。他们再也听不懂宁远了。既然他还没准备好行动,恐怕这是他的本意。

    在生死关头,似乎弩尾的古剑燕突然爆发。他的右手拿着刀,受了伤,手里的断剑几乎不稳。但就在这时,当他的左手翻过来时,另一把剑出现在他的手里。

    剑身通体碧蓝,剑身上闪耀着血红色的线条。它看起来非同寻常。剑刚落在他手中,左右手并拢,他的呼吸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猛烈。

    坑!坑!

    一道寒光一闪,两位来自左右的涅盘大师都被攻击飞了出去,而古剑燕也跟着这股气势,他左右两手的两把剑难以捉摸,向前面黑衣头领砍去!

    “双剑流!”穿黑衣服的领导眉飞色舞,眼睛里有一种惊慌的感觉。然而,他终于有了战斗经验。这时,他手里的剑满是血,变成了和平使者魂。他也上去了。

    两人剑法的速度之快,除了飞船上的几个人,谁也看不清他们的动作。

    宁远深邃的双眼在红金的魔法流中,两把剑之间的动作突然变得十分缓慢,一丝不坏的气息落到了他的眼里。

    “昆仑的剑法修炼真是名不虚传”,他不禁感叹,在他面前,无论是古剑燕还是黑衣首领,剑法已到了化腐朽为神奇的地步。这是普通人常用的一种剑法,但一旦落入他们手中,就会爆发出惊人的威力。

    更神奇的是古剑燕。他手里拿着两把剑。他的剑术多变。当他从剑中出来的时候,他有着完美的攻防结合。明明的成绩略低于黑衣首领,右臂受伤。然而,在这两把剑的配合下,他占了上风,稳稳地压制着对方。

    然而,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很长时间。对方的两位涅盘剑修炼者刚刚被震出,没有受到严重伤害。这时,齐齐齐国跳了起来,聚集了三个人的力量,向古剑燕发起进攻。

    天空中闪烁着五种不同的剑光。每一道剑光都会穿过,天空中就会出现一道黑色的缝隙。

    他们的战斗已到白热化的地步。剑的速度太快了,连张师都看不清。只有宁远才能完全通过古代恶魔的眼睛被俘虏。

    正是因为古代魔和平使者真实的眼睛的存在,宁远才没有采取行动。他想知道顾建言有多坚强。同时,当他处在最危险的时刻时,对方会更加感激自己,这样他才能更好地从对方那里问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当然,宁远有一颗私心。他面前的五剑法非常精湛。通过观察他们的战斗,他对剑道的理解迅速上升。

    他以前学过剑术。此外,他有很高的自律水平,几乎能在一个点上掌握它。每次他观看他们的战斗,他在剑术方面的造诣都提高了。

    两把剑流的恐怖完全表现在古剑言的手中。他坚持半刻钟一对三,并使其他3人遭受不同程度的损害。不过,他的消费显然非常巨大。在黑衣首领神秘的剑法下,左手上的蓝色剑被弹射出来,远远地落在飞船上方。刀尖掉到甲板上。

    一把剑被抓住,他的处境突然变得极其危险。两位涅盘大师来了,夺走了他的喉咙!

    此时此刻,双方毫无保留,所以即使三人打算活捉他,此时也无法控制。毫无疑问,如果这两把剑真的封住了他们的喉咙,那么这把古老的剑一定会死去。

    古剑燕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眼底闪过一丝哀伤,然后闭上眼睛,准备牵着脖子杀人。

    他的背挺直。他面对死亡无所畏惧。

    这时,宁远采取了行动。他面前漂浮着一个银三角架和两个耳三角架。这时,一个看不见的波浪从空旷的地方散开。

    同时,两把剑飞到了古剑言面前,但当他们正要摸他的喉咙时,整个人就不见了。

    同时,两位涅盘大师的瞳孔缩小,两把剑相撞,发出可怕的气爆声。

    他们全力以赴刺杀一把剑。太晚了,他们恢复不了。他们的元力从身上倾泻而出,两片交错的刀刃擦出火花。但是,如果他们被闪电击中,他们会一个接一个地飞出来,他们的嘴角会溢出鲜血!

    穿黑色衣服的领导几乎在一瞬间转过头去看太空船。顾建言已经穷途末路了。很自然,他无法逃离生活。虽然他不知道突然消失的超自然力量是什么手段,但他知道,握着手的人应该是船上的人。

    他以为是那个惊艳的女人,但看到宁远漂浮在他面前,他的脸变得难看起来。

    顾建言的身影慢慢从虚空中融化。他默默地出现在宁远的银鼎前。

    他睁开眼睛,脸上有点惊讶,转过头来,望着宁远平静的眼睛。

    宁远笑着对他表示好意,然后瞥了一眼空中的三位涅盘师。

    “你认为三个强盗该怎么办?”宁远的语气不咸也不淡,但有点随意。他不喜欢杀害无辜的人,但刚才这些黑衣人想杀死船上所有的人,所以他对他们非常反感,即使他们把所有人都杀了,他也没有任何感觉。

    不过,很明显,顾建阳和这些人有很大关系。他问这个问题只是出于想和顾建阳交朋友。

    “此事与道友无关。这不应该牵扯到你。他们的背景很不一样。“道友最好聪明点,保护好自己。”古剑燕摇摇头。当然,他知道宁远的意思,但他和宁远没有亲戚关系,所以他亲切地提醒他。

    “你是哪所学校?”黑衣领队小心翼翼地说,以前开枪的张世石足以吓唬他,而在他面前开枪的白衣男子更是深不可测。

    在他的神识的探索下,他没有意识到对方的一丁点成就。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前面的银色三脚架和两只耳朵三脚架。

    不过,三脚架很奇怪。它似乎不断地在真实和虚拟之间转换。他根本察觉不到它的力量。

    顾建炎刚刚被一个非常聪明的方法救出。他悄悄地抓住了一个小小的空间波,所以他内心有点震惊。他能说对方精通太空法吗?

    一个极冷的女人足以让他们头痛。我不认为这不是船上唯一的变数。我面前的那个人更难以捉摸。

    黑衣首领的眼睛禁不住扫过隐士和五只毒金蝉。这四个人显然是一组。穿白衣服的男女都很特别。另外两个呢?有那么强大吗?“你没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宁远冷淡地瞥了一眼黑衣领队,使他像被猛兽盯着一样猛地后退了一步。同时,他藏在面纱后面的脸色苍白。

    他心中涌起一股巨浪。就在宁远看着他的那一刻,他感到了无比可怕的压力。这种压力只针对他一个人,这使他的头皮麻木,使他感到无力。

    你的意思是,你的意思是对方是受人尊敬的人吗?想到这种可能性,黑衣领导满头冷汗。在昆仑这片净土上,几乎没有什么可以称得上涅盘的大国,他几乎都见过。什么时候又出现了一位看上去那么年轻的显贵?

    深吸一口气,黑衣领队突然后退,意识到自己发了脾气。他想到这次旅行的任务和任务失败的后果。不一会儿,他的心凉了,对宁远的恐惧也烟消云散了。

    “大人,我们是圣归剑派的弟子。今天,我们奉主之命,逮捕了武侠帮叛徒顾建言。“我希望你把手举得高高的,不要打扰我们。”穿黑色衣服的领导在空中说。在他的刻意控制下,只有宁远四个人能听到他的声音,而宇宙飞船上的其他人听不到。

    “神龟剑门?”宁远扬起了眉毛。他对昆仑净土的了解由来已久。他是昆仑七大剑派之一。他与易建门并列。他的祖师莫青天是所谓的剑客公会会长。在昆仑净土上,他可以说是身居高位。

    宁远猜想这些黑衣人的来历并不简单,但他没想到他们会是昆仑净土第一弟子违约,这着实让他大吃一惊。

    “你说他是叛徒,不知道他犯了什么罪?”宁远瞥了一眼古剑,想了想。

    穿黑衣的领导不会相信,如果他们做了他们说的公平,接管了法律,他们为什么要伪装?一定有点可疑。见宁远一问,黑衣领队顿时欣喜若狂。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没有信心打败宁远,于是他就报了自己的姓氏,希望能让这个难以预料的男人退却。

    圣归剑派在昆仑净土上威望卓著。此外,领队莫青天是武侠协会会长,很少有人敢不给他们面子。

    白衣男子和面前的女子之前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他们以为自己是普通的土匪,就帮助了他。但现在他们报告了真正的来历,可以预见,面对困难,对方会撤退。在他看来,宁远此时的追问,应该是为自己找一个台阶,他所要做的就是互相卖一张脸,然后才能顺利地、有利可图地抓住古剑燕。

    “这是一剑门古师的儿子。他杀了他父亲然后逃走了。我们按照武侠协会的命令在这里逮捕了他。你心地这么热,被汉奸蒙蔽了,不知道真相,造成了误会。不过,这没关系。我会把一切都报告给族长。今天,我生贵剑门弟子的伤亡与你和你的同伴无关。”

    穿黑西装的领导的话很讨人喜欢。如果宁远真的像他所想的那样只是在寻找一个台阶,恐怕他此时会非常满意,不会干涉推船沿江行驶。但宁远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吗?别说宁远不完全相信他说的话。即使他这样做了,他也决不会让古剑燕被带走,直到他问九玄仙境在哪里。

    黑衣首领的话只在宁远几个人的耳边回响,古剑燕听不见。所以此刻,他只是握着手中的断剑,警惕地看着三个敌人。当然,他看到对方正在和宁远沟通。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会说什么,但他也用自己的聪明才智猜出了一些要点。

    “别小看他胡说八道。”古剑燕的声音很弱,说:“神和平使者剑门变了。”

    听到他们不同的话,宁远只是笑了笑,看着眼前的古剑燕。”他说你是易建门大师的儿子。”

    “这倒是真的。”古剑燕的眼里突然流露出悲伤,指骨紧握。

    “还说你杀了你父亲就跑了。”宁远的嘴微微一扬。他故意说出这样的话,以确定双方的身份和各自话语的可信度。

    “什么?”顾建炎的身体突然剧烈地颤抖,眼睛瞬间几乎闪烁出疯狂的色彩。

    “你竟敢这样诽谤我!”他眼中闪烁着强烈的仇恨,拖着受伤的身躯大步向上走去,手中的断剑再次发出亮光,无形的剑升起。

    “杀了我父亲,然后把罪行推到我身上。神龟剑派真是骗人!”一声怒吼,手中的断剑像太阳一样明亮,可怕的剑灵荡漾着,把三位涅盘修行者都扫到了空中。

    穿黑衣服的领导脸色变了。他没想到,在古剑燕的末日,他此刻竟能拥有如此惊人的力量。同时,他也被宁远惹恼了。听到顾建炎的话后,他没有主动攻击他,而是告诉他这些话的用意是什么?

    古剑燕突然离去。他的身体马上就要飞起来了,他把手中的剑用黑色割给了首领。

    它如此强大以至于吓坏了穿黑衣服的领导。他语速很快,让两个同伴拦住这把古剑。

    虽然顾建炎的气势看起来很惊人,但可以想象,如果他被两位涅盘修炼者包围在一股强大的力量的尽头,他能否打败他们,恐怕他无法完全保护自己的生命。

    这时,宁远突然出手了。眼前的银色三脚架和双耳三脚架从天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面华丽的古代镜子。古老的镜子周围流淌着神秘而不可预知的力量。这时,两道五颜六色的火焰从镜子里喷了出来。

    闪光和火焰似乎穿越了时空。在两个涅盘修行者准备好之前,他们已经冲进了自己的身体。

    古剑燕的两个身影被拉住了。然后,藏在眼罩里的瞳孔都吓坏了。眼罩一会儿就掉下来了。这两张脸一开始很年轻,很快就老了,满是皱纹。

    他们的头发很快从暗变白,身体里的活力很快就消失了。他们一开始很老很壮,但转眼间,连腰都不直了。

    但老年人不是终点,而是数着呼吸的时候,他们身体里的活力消失了,整个人变得干瘪无力,最后黄眼睛掉下来,掉到了天上!

    就在一段时间内,似乎两位强大的涅盘修行者在如此漫长的生命中死去了!

    “这是什么力量?”黑衣领队看到这一幕,脸色变得苍白,充满了恐惧,他望着宁远。

    两位高手原本是要拦截古剑阳,但突然倒下,这给古剑阳创造了大好机会。尽管顾建炎也对宁元可怕的魔力感到惊讶,但此时的他内心却充满了激烈的愤怒。就在那一刻,他越过了两个掉到天上的主人,用剑向黑衣首领砍去!

    黑衣领导被宁远的权力、思想和精神震惊了,所以迟迟没有反应。当他感受到古剑言带来的威胁时,为时已晚。

本文网址:http://www.danboge.com/xs/0/442/6702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danboge.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